芭蕾美神扎哈洛娃:不可复制的芭蕾坯子

2015-01-14 09:35:12
阅读(
调整字体
 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生人中,西方芭蕾界能与扎哈洛娃并提的也就Uliana Lopatkina、Diana Vishneva、Polina Semionova几人。论
201408120958047289_副本.jpg

 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生人中,西方芭蕾界能与扎哈洛娃并提的也就Uliana Lopatkina、Diana Vishneva、Polina Semionova几人。“她们算是排名不分先后的女神。”国内《芭蕾杂志》的主力写手之一的亦璐认为,这四人各有特点和优势上的侧重,相对而言,Lopatkina和扎哈洛娃较接近,都是传统俄式美人,带有浓郁的沙俄味道,二人所擅古典剧目也最接近,“论先天,Lopatkina的手臂比例优于美Z,美Z的腿长比例更佳。”Vishneva是瓦冈诺娃芭蕾学校的满分毕业生,胜在技术好,但身材比例并没有前两位极致。Semionova亦是俄罗斯芭蕾体系培养的科班毕业生,但因毕业即去西欧,所走风格路线和传统东欧又略有不同。

  扎哈洛娃的特点,首先天资出众——绝佳的身材比例,漂亮的高脚背,出众的柔韧性和身体技术能力,再配上甜美的相貌——这是一个几乎不可复制的芭蕾坯子,亦璐说,“有些好苗子,一方面很突出另一方面却较弱,尤其是柔韧性好的易缺乏力量,旋转跳跃好的柔韧性不行,美Z的肌肉素质相当全面,力量、弹跳不仅均衡,而且出众。”

  其次是表现力。很多人也曾质疑扎哈洛娃美则美矣,情感和表现力不行。“第一次跳《吉赛尔》时我17岁,那时我压根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和背叛,全靠老师告诉我怎么跳。现在,感谢生活经验为这支芭蕾注入生命。”随着演出经验和阅历增长,扎哈洛娃演技上的精进有目共睹。扎哈洛娃说,她在角色上常演常新的关键,在于生活经验的补给。就像二十多岁经历过爱恋,就会知道怎么发自内心表演一个少女的情感。“所以美Z反而是在30岁以后演少女比年轻时候还到位。”亦璐说。

  古典剧目里,扎哈洛娃又尤擅《舞姬》、《睡美人》、《天鹅湖》、《吉赛尔》等剧目,“尤其是《舞姬》简直要独步天下。”让亦璐彻底“沦陷”的亦是《舞姬》一剧,因为剧目本身难演,尤其是“幻影大双”,很多技术好的舞者都不敢保证动作完全干净,“但我现场看美Z在巴黎歌剧院跳的那次,还是在有斜度的舞台上,她那个旋转精准得简直像理论值,最后的斜线平转速度快得像开外挂。”

  如果说《睡美人》是古典芭蕾里的“百科全书”(古典芭蕾鼎盛之作,变奏段落和双人舞多),美Z所跳版本大概要单独列“绝世孤品”这样一个条目。亦璐说,《睡美人》因为古典,很多人会觉得程式化,有情节没深度。美Z对以小公主为中心的三幕舞蹈却分别有不同处理,从第一幕无忧无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到第二幕的幻境缥缈,再到第三幕大婚时天之骄女的贵气,都能看到角色的成长,“这是很多舞者注意不到的。她擅长将情节简单的童话戏跳出人物性格,这也是她表现力强的证明。”

  相对现代芭蕾和现代舞,也有人认为扎哈洛娃跳古典剧目更出彩,亦璐对此并不认同,“与其说她以传统作品取胜,不如说她这么出众的条件,不跳古典略可惜。”确切地说,观众更想看她将先天条件用在古典作品上。就像她在“蒙娜丽莎之吻”里参演的两部现代芭蕾,观众都不自觉被击中胸口、内心愁楚,但总还有观众不满足,说要是能看她跳《天鹅湖》、《吉赛尔》就更圆满了!

  传统意义上,古典作品讲究精致、规范还有难度,现代作品自由度更高,给舞者的发挥空间也更大。若追根溯源,俄罗斯一直以来都注重古典作品,不太重视现代作品,这种境况近几年有所改变,尤其是谢尔盖·菲林(Sergei Filin)出任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团长后,对现代作品的引进也愈加多元化。

  另外,芭蕾界也有个众所周知的现象,“很多舞者在40岁以后开始更多涉猎现代作品,因为古典作品对身体状态以及体能的要求太高,而现代作品一定程度上可以延长舞者的舞台生命,也更需要依靠舞者内在表现力和丰富性打动观众。”对仍处于巅峰状态的扎哈洛娃来说,多跳古典,对全球舞迷来说是一种福音,完全用不用急着跳现代作品。